第二十六届教师节(围脖周

这周有二十七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在缙云中学设了六个试场,考试安排还是比较好。结果有九位同学进入了理论复赛。物理竞赛的历史要早教师节了。周二参加全县教学工作会议。周三晚上参加中学高级职称评定学科组评定。周四下午在DD与老师交流“教什么怎么教”。周五下午半天在四季田园活动了。职评这个事情很有意思,形式多于内容,我差点弄错了二个地方,晕晕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9.7全县教学工作会议

9.8

又要到教师节了。第一届教师节情景记忆犹新。当时我们作为大一的新生,能从远处看到总理,聆听总理的讲话,激动啊!放上当年总理的讲话:http://sinaurl.cn/G4RuQ

9.9DD教研室活动听胡师讲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郑渊洁的围脖!(@郑渊洁:我最有价值的收藏品,是未成年人的签名。凡是皮皮鲁讲堂的孩子,我都留了签名,等待日后升值。如果有人收藏了爱因斯坦8岁时的签名,应该很爽。我当兵时收藏了两个人的签名:当时16岁的阎维文,另一个是当时19岁的宋科峰。阎维文16岁的签名现在价值应该还行。宋科峰现为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武官,少将。)感想:真是值得我们老师们仿效。不管什么样的学生的签名都要有!!!未来的“爱因斯坦”签名很有价值。但对我们缙云人来说,其中有个“差生”能成为“欧普老板”也很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下图,为阿忆放在其围脖上的图片,我感觉在浙江的缙云看不到这个现象,北京有此现象:一是可能是北京的小孩懒,这么点重也背不动;二是北京的小孩有钱,可以有先进的装备;三可能北京的小孩负担确实比浙江的要重;四北京的马路就是好。

@阿忆:送女儿上学,天天看见高小的孩子,拉着这种拉杆书包,最开始以为这些孩子要集合出国,后来寻思,这小学再牛,也不可能天天有出洋交流的机会吧,再后来才明白,是书包太重,改为拖拉书包,可以剪除肩背压力,避免脊椎错误生长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9.9这个日子与一个伟人联系在一起,有多少人能够记得呢?9.10应当是教师欢庆的日子,真的值得欢庆吗?9.11是美帝国痛苦的日子,我们能高兴吗?(@阿忆:记得夏青广播,“9月9日零时10分,伟大的……”,然后是哀乐。那天,兄弟我放学,小学5年级,走在北京鼓楼东大街没菜的菜市场外,忽见一阿姨翘首远望,苍茫说,“听,好像是主席去世了”。兄弟我想,这怎么可能,毛主席不会死。旁边一同学说,毛主席是一职位,当然不会死。他认为,蒋介石是一支军队。)

菊子曰 微博太长了菊子曰有办法!

评论

© 教研员园地 | Powered by LOFTER